莆仙戏的来历,莆仙戏曲之渊源

莆仙戏曲与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剧种一样,它萌芽于莆仙文化,扎根在闽中大地,它在闽中地区开花结果,它是莆仙大地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如果说活跃在中国戏剧大舞台上的京剧堪称华丽,越剧不失秀丽,黄梅戏可谓绚丽,豫剧实属亮丽,那么我们的莆仙戏则完全无愧于清丽两字。它凄楚委婉,慷慨大气,发育于民间,活跃在民间。它与祖国西南的倮戏一样,是中华民族民间戏剧的活化石。

日前,仙游首部音乐微电影《回首之间》后期制作已全部完成,观众可在各大门户视频网站和KTV里点播。这部微电影片摄影师、演员等所有台前幕后工作人员全部分文不取,义务参与拍摄。

一、简要描述

我们知道它既然萌芽于莆仙文化,那么诸如莆仙文化究竟发生于什么时代?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催生出莆仙剧种?而莆仙戏剧又是如何能在百花齐放的中华民族戏曲之林中一枝独秀且长盛不衰等等问题,则一直是困扰莆田学术界以至于遍布全世界尤其是东南亚莆仙籍学者的一份浓浓的莆仙情结。它既斩不断,而且理还乱,不是吗?有人认为它发源于唐明皇送给黄石江东村的爱妃江采频之父的唐代宫廷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人们不禁要问:江采频父亲当初带回来的到底是唐室王朝的哪一个剧种?是莆仙戏吗?肯定不是!因为唐代宫廷剧目就象现在一样,根本就不止一种,而且任是哪一种也都不像莆仙戏。第二种说法是它源于元明时期发展起来的木偶文化,但这种说法似乎也不堪一击。用莆仙戏剧作家杨美煊先生的话说:“木偶是人操作的,人都不能表演的艺术,木偶凭什么创作?”还有一种说法是与晚唐王审知带领中原五十六姓入闽时一起进入莆仙大地的剧种。要是这样,那么至今为止,在当年的中原南七北六一十三省地区根本就不存在类似于莆仙戏的地方剧又说明了什么?换个角度判断,既然闽王王审知及其部属能顺便带来剧种,那么为什么由于历史上中原地区的其它大乱诸如春秋问鼎、东周逐鹿、三国争雄、八王之乱以及五胡乱华、安史之乱、金虏霸北乃至于元占宋巢、清据明基等一系列乱世,来莆定居的中原望族大姓数以百计,而他们为何竟对莆仙剧种无丝毫影响?所以王审知入闽顺带莆仙戏曲来莆一说显然也有失偏颇。更何况即便此说成立,王审知封王于福州,他也只对闽剧起作用。所以今天我们讨论莆仙戏剧源头究竟在哪里,似乎应该放弃历来所形成的那些成见,包括瑞云祖庙尊奉雷海青为戏祖一说在内均属民间臆测,不足采信。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起源于厚重的莆仙文化。当然,要想知道莆仙戏剧种的源远流长,必须首先了解莆仙文化的博大精深。

该电影讲述了文革年代莆仙戏演员的青涩爱情故事,由仙游鲤声剧团青年莆仙戏演员俞植担纲主演。影片片长约5分钟,由新生代导演薛贤坚执导。薛贤坚是福清人,1984年出生,先后毕业于加拿大戴尔豪西大学和美国纽约电影学院,此前执导的《洛城往事》在第十三届日本亚洲短片电影节,击败4000多部参赛电影,被票选为亚洲国际单元观众最喜爱电影。《回首之间》音乐微电影在鲤城田岑底天地坛戏台、菜溪、大济镇、九鲤湖等地取景,延续了薛贤坚清新独特、富有人文情怀的拍摄风格,制作精良,画面考究。

莆仙戏是中国戏曲剧种中历史最悠久,演出形态最古老,剧目最丰富,在表演艺术上最具特点的剧种之一。原名兴化戏。流行于福建省莆田、仙游二县及惠安、福清、永泰等邻县的兴化方言区;因宋时莆田、仙游隶兴化军,明、清时隶兴化府而得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始改称莆仙戏。

莆仙文化起源于新石器时期的闽中地区。而六千年前的闽中地区涵盖了福州乌龙江流域以南和漳州九龙江流域以北的所有范围。山海经说:“闽在海中”。的确,当时的海平面比今天高了五六十米,所以即使是当初的闽中地区也是大多数地方都浸在海里。栖息在沿海的原住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刀耕火种、结网捕鱼。根本就没有我们现代人常念叨的回归大自然问题。他们生在自然,长在自然,人与自然浑然一体。数十万年以来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所累积下来的丰富情感基因,造就了他们驾轻就熟的嬉笑、怒骂、哀哭、乐歌的传统美德。也由于天性使然,在劳作之余,他们根据当时的喜怒哀乐标准,随性随机地演绎出星星点点的颇为连贯的表情动作,再佐以很自然的哭声笑声便成就了莆仙戏剧的萌芽阶段。后来经过民间艺人的编辑整理,再配以用树叶、草根、木板、陶器等做成的吹奏打击乐器发出来的声音,于是今天莆仙戏雏形便自然而然地在闽中大地上横空出世了。当然,伴随着原住民的不断发展壮大,以比现在简单得多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等也相应发展。只是由于它们不属于本文话题,恕不讨论。而单就莆仙剧种立论,可以断言,它胎生于闽中文化,成长在祖国东南,它经过无数战争洗礼和长期文化熏陶,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才子长啸,佳人漫舞,不断淬砺优选的结果,成就了莆仙戏的恢宏气势、优雅身影。它是真正的民间艺术,它独立寒秋,笑傲中华。

本片监制、仙游县旅游局局长陈建东说,这几年,莆仙戏发展不容乐观,作为一个有千年历史的地方剧种,我们要加大弘扬力度。仙游要发展“大旅游”,莆仙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拍莆仙戏主题的音乐微电影,就是用现代的艺术形式,宣扬莆仙戏的美,以此宣传引导游客们游玩之后,再去鲤声剧院看戏。

二、历史

随着中原地区封建王朝的走马灯式的兴衰交替。历史上的三次大移民以及不下数十次的天灾人祸导致的中小型移民潮流,不断地改变着闽中大地上的人类群体结构。和历代南下的所有人群最终都被莆仙语言同化一样,伴随着南移群体而来的多元民间文化尤其是宫廷艺术不断冲击、挤压莆仙剧种,它们按照外来族群的意愿,无不希图重塑进而改造莆仙戏剧。但是由于莆仙戏本身的根深叶茂,它非但有效地抵御了这诸多外来文化的冲击,而且毫不客气地吸收、消化了包括历代宫廷文化在内的所有剧种。它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兼收并蓄,包罗万象。既丰富了自己的内涵,又锻炼了自己的筋骨,使自己容光焕发,风流倜傥,让自己潇潇洒洒地从远古走来,大大方地向未来走去。

视频地址:

莆仙戏源远流长,历史悠久,晋
未南北朝,中原百姓大批南迁福建,当时盛行的中原”百戏”亦随之传入福建莆仙。并形成了在语言,唱腔和表演上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戏曲声腔。

走进莆仙戏剧,你能强烈地感受到它的心灵震撼能力。它那曼妙的舞姿,雄浑的举止,恢宏的场面和圆润的唱腔,能让你即时有身临其境、感同身受,从而留连忘返以至于回味无穷。它的演奏器乐直接发端于三皇五帝时期,汉代司马迁所著的《史记》“五帝本纪”章记载:“舜曰:……诗言意,歌长言,声依韵,乐和声,八音能谐,毋相夺伦,神人以和”。其中的“八音能谐”意指使八种乐器的声音都能和谐。至今,莆仙戏曲的主要器乐便叫八乐,整个莆田市现存的八乐乐队可以三、五百队统计便是明证。加上由于莆仙剧种产生于海滨,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所以莆仙地区自古重文轻武。莆仙戏曲深受此种文化影响,以轻柔委婉见长。数千年以来,尽管莆仙地区经过许多惊心动魄的战争洗礼,但莆仙曲仍然婉转平稳,高低跨度极少超过四度音阶。如果一定要将中国民间乐曲以阴阳区分,那么莆仙曲更应属于阴性,此种属性也可直追莆仙大地上很长一段的母系社会时期,至今莆仙人喜庆嫁娶时,新娘花轿中必须设有新娘妈牌位,而轿马到夫家后,其新娘妈牌位必须置放于夫家大厅福堂与其列祖列宗共祀便是佐证。因此,莆仙戏曲在近海趋柔及母系传统偏爱的双重影响下,整个莆仙戏曲体系历来以宣扬忠君爱国为主,以尊母事孝为辅。其表现形式以阴柔为纲,阳刚为目,但又能在整个历史长河中以举纲张目为最高标的。而且莆仙曲直至六十年代后期在农村尚沿用古老的“工尺”谱,也足以从另一个侧面证明莆仙曲生命力的强大,以及莆仙戏影响的深远。

唐代莆仙民间歌舞百戏盛行。据传
,唐开元间,莆田江东村美女江采频,被唐明皇选调入宫,赐封梅妃,备受宠幸(见《中国人名大辞典》”江采频”条,《唐宋传奇梅妃传》)。其弟曾随同进觐,封为国舅,后来回莆,明皇赐其一部”梨园”,带回供宴乐,于是宫廷教坊歌舞百戏传播莆仙。故莆仙音乐歌舞有”集盛唐古曲之精英,留霓裳羽衣之遗响,采宫廷教坊之荟萃,取山村田野之歌调”的美称,唐咸通间,福州玄沙寺住持宗一大题,”南游莆田,县排百戏迎接。”(见宋沙门道原纂《景德传灯录》卷十八)唐代”百戏”,亦称”散乐”是一种”俳优歌舞杂奏”(见《旧唐书.音乐志》,丰富多彩的杂戏和歌舞表演。

莆仙戏曲发展至今,再也不是一种无足轻重的地方小戏。它逐鹿中原,问鼎京都,驰骋东南亚,放眼全世界。它身着东西南北中的五彩盛装,披挂汉唐宋元明清的缤纷战袍,带着莆仙大地的泥土芳香,背负三百万兴化人民的殷切期望,传播文化,申报世遗。它是绚丽多彩的莆仙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中华民族戏剧大舞台上的一个光辉亮点。作为文化遗产它属于人类共有,它已经圆满成功,它也必定更加辉煌!林元松

宋代,兴化文化较发达,文人中举及在外居官的不少。他们有的善音律词赋,好歌舞杂剧,多置有家乐自娱。宋时莆田文士方梅叔,是个”岁得束修及青云贵人馈遗以自肥”的塾师,也”买歌伎数十人”,尽日在家”吹笙鼓琴,以娱宾客”(见宋王迈《瞿轩集》卷十一《莆阳方梅叔墓志铭》)。蔡京一家,在宋时多居官显要,在京常”家宴张乐”,令家乐优伶给表演杂剧取乐(见宋周晖《清波杂志》)。其家乡仙游赤岭子侄,每宴亦令歌会歌舞,据调查赤岭现今流行的”十番”,有”大乐”和”小乐”之别,规范严谨。乐员演奏时需张”凉伞”,穿礼服,据说是宋代官家宴乐之遗响,(见福建省戏曲研究所油印本《仙游县戏曲调查资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艺术特点

莆仙戏曲

兴化民间流行的歌舞百戏、吸收了”吴歌”,”楚谣”(见宋林光朝《艾轩集,闰月登越王台次韵经略敷文所寄诗》)及杂剧表演,逐渐形成既有戏剧故事;又有综合唱、做、念、舞和服饰化妆,在戏棚上表演的戏曲,时称优戏。宋时,兴化民间优戏演出的形成多种多样,有杂剧,傀儡戏,歌舞和杂技等。

新中国成立以前,社会动荡,经济萧条,人民生活艰难,莆仙民间戏景日趋衰落,两县各地戏班陆续解散,班数暴减。至40年代末,总共只剩二十多班。因此,当时莆仙各界人士都在慨叹:古老的兴化戏曲几濒绝境!

据宋莆田刘克庄致仁家居时的诗文记载,当时兴化民间优戏演出的故事有:楚汉刘鸿沟的”鸿门会”,项羽兵败垓下的”霸王别姬”;两晋兴亡的”东晋西都”;古代神话的”夸父逐日”,外邦朝贡的”昆仑奴献宝”等。演出的场所有广场的”戏棚”,也有庙宇的”戏台”。伴奏乐器主要是鼓、锣、笛。演出时很受欢迎,出现所谓”抽簪脱
满城忙,大半人多在戏场”,”空巷无人尽出嬉”,”游女归来寻坠珥””棚空众散足凄凉,昨日人趋似堵墙;儿女不知时事变,相呼入市看新场”的盛况(见宋刘克庄《后村先生大全集》卷
十、卷二十一、卷二十二、卷 四十三).

新中国诞生以后,时代中然变化,然而新的发展方向不明,莆仙原有许多名班“董督”和著名艺人,都在猜测,观望,等待新政府有亲政策导向,不敢擅自恢复或重新组班巡回演出。及至1951年5
月5
日,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出“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和“改人、改戏、改制”的具体政策。当时莆仙两
县文化主管部门,迅速组织戏班编、导、音。演知名艺人,学习新的文艺方针政策
,并分别
成立“戏曲改进会”,主持两县兴化戏的恢复和改革工作。此后,兴化戏犹如枯木逢春,获得了新生。两县陆续恢复戏班50多个,其中莆田县有“新共和”、“益华风”、“赛凤凰”、“新汉宫”、“庆长春”等
30多班;仙游县的“新雅音”、“新仙和”、“建新”、“新泉春”、“新玉和”、“订升平”等
10多班。在两县文化主管部门引导和戏曲改进会推动下,各戏班都分别移植
,改编上演一批来自老解放区的新鲜剧目,诸如《林冲》,《闯王进京》、《三打祝家庄》、《九衣件》《血泪仇》等
。本地作者亦开始更新理想观念,根据时代需要和观众的需求,从古典小说中广泛选取素材,编写一大批新戏,在剧中赋以新的时代精神。给古老的兴化戏舞台演出开拓了新路,注入了新鲜血液,普遍受到具有爱看新戏传统
的莆仙民间观众欢迎。

据调查考证,莆仙戏的传统剧目,音乐曲牌,行当脚色都与南戏有着密切关系。莆仙戏传统剧目有五千多个,其中保留宋元南戏原貌或故事情节基本类似的剧目
有八十多个,有剧本流传的有五十多个,如《目连救母》、《活捉王魁》、《蔡伯喈》、《张洽》(即《张协状元》、《朱文》、《乐昌公主》、《刘文龙》、《陈光蕊》、《王祥》、《郭华》、《崔君瑞》、《王十朋》、《刘知远》、《蒋世隆》、《杀狗》、《琵琶记》等。与《南词叙录》”宋元旧篇”著录的南戏剧目相同或基本相似。

当时的“三改”政策,乃是相辅相成,同步进行的,“改人”是指改造人的思想意识,更新时代观念,“改制”是指改革戏曲团体组织管理机制和艺术生产制度
,“改戏”的中心主题是“推陈出新”,将长期为封建主义服务的传统戏曲改造其为人民大众服务。根据“三改”政策精神
,原莆田县于1951年7月25日,率先成立了典型剧团,属集体所有制性质,这是兴化戏有史以来,第一个推翻封建旧班主制,实行艺人民主管理制度的新型戏曲艺术团体。1952年间,仙游县先后成立实验、鲤声两个专业剧团,当时在新型
剧团 的影响
和推动下,许多旧班不断组合筹办新剧团,不久两县计组建了十多个专业剧团,民间职业剧团出现新的繁荣景象。

莆仙戏的部分曲牌,其名目、音韵、词格与唐、宋大曲和宋词调相同。尤其是仅存于早期南戏《张协状元》的〔太子游四门〕,却是莆仙戏常用的曲牌。莆仙戏迄今仍保留不少宋元南戏音乐遗响。唱腔曲牌有一千多支,有”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之称。声腔称”兴化腔”,它是综合溶化莆仙民间歌谣俚曲,十番八乐,佛曲法曲,唐宋声诗、词乐和大曲歌舞而形成的,用莆仙方言演唱,具有深厚地方色彩和风味。莆仙戏乐器早期很简单,也象宋元南戏一样只有锣、鼓、笛。鼓用大鼓,锣称沙锣。锣鼓是节制舞台表演的,锣鼓经有三百多种,规矩严格。笛称笛管,有芦笛和梅花二种。芦笛亦称头管,传自古代筚篥,是莆仙戏独特的吹奏乐器;梅花,一名唢呐,也是莆仙戏的主要乐器。

当时由著名生、旦演员王玉耀和黄宝珍表演的《千里送》在观摩大会期间一场献演,兴化戏独特的传统表演艺术锋芒初露,深受与会各级领导、专家和代表们普遍赞扬。并多次参加各级别会演,1952年10月12日至20日,莆田县典型剧团到福州参加福建省第一届戏曲观摩会演。

四、角色

在这次会演中间,与会专家及代表们一致认为:“兴化戏”剧种旧时乃沿用府名之俗称,兴化府于1913年已经撤废,现在兴化戏应当改定一个最合适的剧种名称。最后,经过两县有关方面洽谈,并报请省文化局批准决定:兴化戏改名莆仙戏,与闽剧、梨园戏、高甲戏、乡剧并称为福建省五大剧种。

莆仙戏的行旦脚色原先只有生、旦、贴生、贴旦,靓妆末、丑共七个,故称”七子班”。清末增加了老旦,故称”八仙子弟。”莆仙戏在清末后吸收了其他剧种的分行,增加了不少角色,但”靓妆”一角至今仍保留宋代杂剧的称谓。

此次莆田县典型剧团参加福建省戏曲观摩会演,显然是莆仙戏剧种后来被
中外戏剧界和学术界广泛瞩目的一个起点。之后迄今,莆仙戏连续多次上省参加戏曲
会演,各艺术
门类先后获奖几百人次。其中,以本省获奖后又被推选上京或出省会演的剧作,最为成功。

五、表演特色

一、老树新花映沪城

莆仙戏的表演据所发掘的资料证明,它是在唐百戏宋、傀儡戏的基础上形成独特表演艺术。唐咸通年间莆泉巷《言谈录》载:”承隋唐之后,兴化百戏兴焉”。到公元954年《连江里志》记:”蔡太师作寿日,优人献技有客以丝系僮于四肢为肉头傀儡戏。”莆仙戏的表演艺术继承了迈子余年遗留下来的古南戏传统表演,莆仙戏《目连》等传统剧目里的表演就保持着宋杂剧、傀儡戏的综合艺术面貌,被称之谓宋元南戏的”活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