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时期民间地契保存完好,兴安大典

图片 1

数十万年前横空出世,十数万年前入水升华。亘古时期的火山频发,致使吾邦石分七色;洪荒年代的泥沙俱下,直教我郡土现九重。石路入海,分明沉浮数度;溶金出涧,足证陆升岩流。虫文刻在九华山巅,定是三五万年前土著问天纪事;蠔壳附于壶峰绝壁,无非一二万年前吾土出海留痕。

为莆田市档案局首份馆藏史料

兴安大典 开篇

二十七处新石器遗址出土,万把年前祖先足迹可视;三五十点船缆渔网现世,六千年前先祖业绩任观。崔大妈、鲁大人信仰见在,三五千年前的文痕历历;越王台、文赋里实物尚存,二三千年前之史迹斑斑。一千五百年前因蒲草而蒲口致莆田成名;一千三百年前缘清源而九仙使仙游名世。兴化桂冠因清源山道长谭霄之《化书》问世而由宋室皇家钦定,莆仙大号缘木兰溪两岸士庶的劳动实践而凭本阜百姓共推。

图片 1

前言:

壮哉,兴化。聚五脉而分百支,说不尽莱溪景雄浑,麦斜岩神奇,天马山腾云,九仙岭驾雾;道不完东蟠囊山列巘,南踞壶峰凌云,西座丹霞三紫,北拥叠翠九华。出三水而汇万源,君不见凤山水洋溢彩,鲤湖飞瀑流花;南溪龙舟竟渡,北坡九曲来朝。更有这天铺木兰春涨,地展秋月白塘;琼浆滋润东西双乡,玉液灌溉南北二洋。

就象闽西北十八万年前的人类生活踪迹一样,我们莆仙人的祖宗也至少在兴化这块热土上繁衍生息了一十八万年之久甚至更远,因为我们处在沿海地区,而远古时期先民们大都是从海路经沿海向内陆迁徙的。那时候的先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刀耕火种,结网捕渔,人们友爱团结,和睦相处,是真正意义上的人间乐园。数万年前的造山运动成就了沉七州、浮莆田的壮观山水画卷,至此,壶公山、木兰溪便成了所有兴化人乡土情结的第一念想。六千年前全球经历了老皇历说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时期,给我们莆仙人留下了许多诸如船板、渔网、缆绳之类的遥远记忆。于是,兴化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今天走来。一千年前发生在兴安县的连中三元和兴安州保卫战,将我们兴化人从几乎是空前绝后的大喜胜景沉重地抛进惨绝人寰的大悲之中。在整个历史的长河里,虽然两个分别是今天的地、县级编制的兴安都仅仅只存在了数年和不到一年的瞬间,但兴安这两个字却已经深深地印在莆仙人的脑子里,这就是至今存在于全世界兴化人心中的兴安情结。我们把这部史诗般的乐章叫做兴安大典,就因为兴安是咱们莆仙人的骄傲,也因为她曾经有过的悲壮,更因为她那顶天立地的风采。

思夏商以远,这里的祖先刀耕火种在山野海畔,休养生息于洞穴悬崖。上山逐鹿而仰参日月,下海追鱼则俯索人生。

开 篇: 莆 仙 交 响 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