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魁楚生平简介,窦抗生平事迹

图片 3

窦抗是鲜卑族后裔,隋唐时期大臣、外戚。出身河南窦氏,是东汉大臣窦章之后,母亲杨氏是隋文帝的姐姐万安公主,是李渊妻子太穆皇后的族兄、曾孙女昭成顺圣皇后是唐玄宗生母,与隋唐两代皇室均有血缘关系。窦抗曾任梁州刺史、豳州总管、纳言、左武侯大将军等职,封爵陈国公,平定薛举时功居第一。公元621年,窦抗暴毙而亡,追赠司空,谥号为“密”。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窦抗年轻时姿容秀美,性情坦率,稍通图史,受到舅父隋文帝的宠爱,曾进入太学学习,后授千牛备身、仪同三司。
仕隋历职
开皇六年,父亲窦荣定病重。窦抗亲自服侍,一连五十余天衣不解带。窦荣定去世后,窦抗守孝尽礼,袭爵陈国公,累迁梁州刺史。离京赴任时,隋文帝亲临其家,命窦抗与母亲万安公主开怀畅饮,并大加赏赐。此后,窦抗历任岐州刺史、幽州总管。
仁寿四年,隋炀帝继位。汉王杨谅不服,起兵反叛。隋炀帝担心窦抗响应杨谅,便命李子雄驰赴幽州,接任窦抗的总管之职。不久,李子雄上奏炀帝,称窦抗曾得到杨谅书信,却没有奏报朝廷。虽查无实据,但隋炀帝怀疑窦抗存有二心,将他除名为民,陈国公爵位由其弟窦庆承袭。
归唐拜相
义宁元年,隋炀帝命窦抗北上灵武,巡视长城。同年十一月,唐国公李渊攻入长安,立代王杨侑为帝,自任大丞相。窦抗得知,大喜道:“这是我窦家的女婿,豁达而有大度,真是拨乱之主。”他当即前往长安,投奔李渊,被任命为将作大匠。
武德元年,李渊称帝,建立唐朝,是为唐高祖,窦抗则兼任纳言。他深受高祖宠信,常被召入内室,饮酒谈笑,极尽欢娱,有时甚至留宿宫中。唐高祖从不直呼窦抗之名,尊称为兄,宫中之人皆称其为舅。窦抗从不干预朝政,后改任左武侯大将军,领左右千牛备身大将军,并随秦王李世民平定西秦薛举,功居第一。
暴病去世
武德四年,窦抗又随李世民征讨王世充,平定东都洛阳。当时,唐高祖在太庙封赐功臣九人,窦抗与堂弟窦轨都名列其中。不久,窦抗陪同唐高祖饮宴,突患暴病而死,追赠司空,谥号为密。窦抗后人
儿子:窦诞。
曾孙女:窦氏,窦孝谌之女,唐睿宗侧妃,唐玄宗生母,封德妃,史称昭成顺圣皇后。窦抗的故事
窦抗自幼便与唐高祖李渊交好。杨玄感之乱时,李渊正在陇右掌握兵权,窦抗对他道:“杨玄感作乱是上天给我们的启示,李氏名应图谶,正可趁机起兵。”李渊却道:“这会招惹祸端,你不要胡说。”后来,李渊夺取关中,握着前来投奔的窦抗之手,道:“李氏果然能成就大事。”历史评价
苏冕:创业君臣,俱是贵族,三代以后,无如我唐。高祖,八柱国唐公之孙,周明懿、隋元真二皇后外戚,娶北周太师窦毅女,毅则北周太祖之婿也。宰相萧瑀、陈叔达,梁、陈帝王之子;裴矩、宇文士及,齐、隋驸马都尉;窦威、杨恭仁、封德彝、窦抗,并前朝师保之裔;其将相裴寂、唐俭、长孙顺德、屈突通、刘政会、窦轨、窦琮、柴绍、殷开山、李靖等,并是贵胄子弟。比夫汉太祖萧、曹、韩、彭门第,岂有等级以计言乎。
刘昫:窦威守道,窦轨临戎,窦抗居丧,窦静经略,窦璡音律,仍以懿亲,俱至显位;才能门第,辉映数朝,岂非得人欤?唐之昌也,不亦宜乎!温、陈才位,文蔚典礼。诸窦戚里,荣盛无比。
宋祁:高、窦虽缘外戚姻家,然自以才猷结天子,厕迹名臣,垂荣无穷,时有遇合,故见诸事业。古来贤豪,不遭与运,埋光铲采,与草木俱腐者,可胜咤哉!窦宗自魏讫唐,支胄扶疏数百年,所冯厚矣。

段文昌字墨卿、景初,出生于西河,是唐朝时期宰相。他早年曾是韦皋的幕府,担任过集贤校理、监察御史、翰林学士、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兵部尚书、淮南节度使等职,封爵邹平郡公,出将入相、出居藩镇,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段文昌著有《段文昌集》等作品,于835年去世,时年63岁,朝廷追赠其为太尉。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图片 1段文昌
段文昌自幼客居荆州,为人豁达豪爽,不拘小节,节度使裴胄虽知其才,但却不能加以任用。贞元十七年,段文昌入蜀,被西川节度使韦皋辟为幕僚,授校书郎,后任灵池县尉。
累职拜相
元和元年,朝廷因西川节度副使刘辟讨要节度使之位,命大将高崇文征讨西川。高崇文攻入成都,将刘辟槛送长安,并向朝廷推荐房式、韦乾度等归降的西川参佐。段文昌也在归降官员之中,虽受高崇文重视,但并未得到举荐。
元和二年,李吉甫拜相。段文昌曾在李吉甫担任忠州刺史时前往干谒,因此得到提拔,被擢升为登封县尉、集贤校理,后历任监察御史、补阙、祠部员外郎。后来,唐宪宗欲授段文昌为翰林学士,但被宰相韦贯之阻挠。元和十一年,韦贯之罢相。段文昌得授翰林学士,并升任祠部郎中,获赐绯色官衣。
元和十二年,宰相裴度平定淮西之乱。刑部侍郎韩愈奉诏撰写《平淮西碑》,大力歌颂裴度的功勋。李愬在平乱时功居第一,在碑文中却甚少提及,因此愤愤不平。其妻韦氏向皇帝申诉,称碑文内容不实。唐宪宗遂命人将韩愈的碑文磨去,让段文昌重新撰写。元和十四年,段文昌又加知制诰。
元和十五年,唐穆宗继位。段文昌被召入思政殿,以备顾问,不久便被拜为宰相,授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出居藩镇
长庆元年,段文昌上疏,请辞相位。唐穆宗遂任命段文昌为西川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段文昌素知蜀地民情,到任后虽治政宽仁,但却法纪严明,深受蛮夷畏服。
长庆二年,云南蛮族侵入黔中。朝廷接到黔中观察使崔元略的奏疏,非常担忧,诏命段文昌严加防备。段文昌派使者前往谈判,蛮族退兵而去。长庆四年,唐敬宗继位。段文昌被征拜为邢部尚书,后改任兵部尚书,并代理尚书左丞。
826年,唐文宗继位。段文昌升任御史大夫,进封邹平郡公,后又出镇淮南,授检校尚书右仆射、同平章事、淮南节度使。太和四年,唐文宗调段文昌为荆南节度使,改授检校左仆射。太和六年,段文昌再次出任西川节度使。
无疾而终
太和九年,唐文宗派宦官到西川赏赐春衣。段文昌可能是兴奋过度,刚刚受宣完毕便突然去世,时年六十三岁,被追赠为太尉。段文昌与韩愈图片 2韩愈
元和十二年,宰相裴度平定淮西之乱。刑部侍郎韩愈奉诏撰写《平淮西碑》,大力歌颂裴度的功勋。李愬在平乱时功居第一,在碑文中却甚少提及,因此愤愤不平。其妻韦氏向皇帝申诉,称碑文内容不实。唐宪宗遂命人将韩愈的碑文磨去,让段文昌重新撰写。到了宋代,又有好事者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磨去段文,重刻韩文,但是已经不是韩愈的手迹了。
韩碑因为大文豪韩愈所写,且文辞优美,为后世文人所追捧。然而,韩碑确实有失偏颇,段碑更加实在,段碑文笔也不差韩碑,可能是文学修养还不够吧。
李商隐是完全赞同韩愈观点的,诗中强烈地表达以对《韩碑》被磨去的愤慨,更热情地歌颂了这篇碑文。段文昌后人
段文昌的妻子武氏为武元衡之女,生子段成式,唐代著名志怪小说家,在诗坛上与李商隐、温庭筠齐名,号称“三才”,但诗歌艺术成就远逊于温、李。因段、温、李三人皆排行十六,故有“三十六体”之称。
约生于唐德宗贞元十九年,卒于懿宗咸通四年,他出身官宦子弟,英俊潇洒,彬彬有礼,活泼好动。段成式工诗,有文名,其文学成就主要不在诗歌,而是体现在所著代表作《酉阳杂俎》之中。这部书被鲁迅称赞是与唐代的传奇小说“并驾齐驱”,纪晓岚也说此书“故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自唐以来,推为小说之翘楚。”他信佛读经,饮酒赋诗唱和,以解其忧,诗中多流露出超脱世俗的消极情绪。他于懿咸通四年六月卒,享年约六十一岁。人物评价图片 3
刘昫:文昌布素之时,所向不偶。及其达也,扬历显重,出入将相,洎二十年。其服饰玩好、歌童妓女,苟悦于心,无所爱惜,乃至奢侈过度,物议贬之。

丁魁楚字中翘、号光三,生于河南永城,是明朝末年大臣。万历年间,他考中进士,官至户部侍郎,明朝灭亡后他与瞿式耜、吕大器等人拥立朱由榔称帝,维持明朝正朔,是永历政权的秉政之臣。丁魁楚后来带着全部家当投靠清朝将领李成栋,最终于1647年被开膛破肚而惨死,全部身家都被李成栋夺走。人物生平
早年战功
丁魁楚,河南永城人,是万历四十年举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崇祯四年升任保定巡抚,崇祯七年任户部侍郎。崇祯九年官至河北巡抚,善事权要。
崇祯九年五月,清军以阿济格为将,率师八万余,从独石口入犯,袭击延庆、昌平等地,侵掠京城,掠人畜十八万东归。由于这次未能抵御清军的进犯,丁魁楚被囚禁遣戍边卫。崇祯十一年,他向朝廷交纳饷银获得释放,随后便家居故乡永城。
在家居永城期间,丁魁楚经历了总兵刘超叛乱的事件。刘超也是永城人,原为贵州总兵,后获罪免职归故里。崇祯十五年,李自成农民军围攻开封,震动朝野。刘超被起用,与农民军作战获胜,主持永城的防务时,与家居永城的免职御史魏景琦及举人乔明旃产生嫌隙。那时正巧刘超被新任命为真定总兵,即将赴任,魏景琦怀怨于心,便派通于朝廷的人上书制止,指责刘超私通农民军。刘超得知此事,大怒,率部杀死魏、乔,据永城叛明。时值农民军横扫河南之时,明廷万分震恐,便急派上任不久的河南巡抚王汉前往平乱,王汉也被刘超杀死。明廷又令风阳总督马士英率兵平叛。丁魁楚偕同练国事辅助马士英设诱降免罪之计,擒获刘超杀死。由于这个功劳,丁魁楚又被起复为总督河南湖广加兵部尚书衔。同时,因平刘超之乱与马士英的共事,为他南明时期的宦海生涯奠下了基础。
用事南明
崇祯十七年五月,马士英、史可法等在南京拥立福王朱由崧,建立弘光政权,便任命丁魁楚总督河南、湖广,兼巡抚承天、德安、襄阳。还未上任,适逢两广总督沈犹龙入朝中任侍郎,丁魁楚便改任两广总督。不久,加兵部尚书衔。弘光元年五月,弘光政权亡,唐王朱聿键又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权,丁魁楚仍以原官协理戎政。
弘光、隆武期间,他都任事于两广。那时清军南下的步伐日益加快,时局十分紧张。两广地处大陆最南,地理条件又十分好,倘若很好地经营,建成抗清的后方基地,是很能成就一番事业的。然而,丁魁楚对于地利的认识却不同。岭南未遭清军蹂躏之时,他却“怙安不修戎备”,日以享乐为事。他派水军到今天肇庆附近的羚羊峡,放干河水,在斧柯山下的老坑取砚石。行政用人方面,也是弊端丛生,“将吏以贿为进退”。
乱世之秋,明朝宗室仍相争不已。隆武帝福州建元后,封于广西桂林的靖江王朱亨嘉派其亲信孙金鼎,唆使平蛮将军杨国威拥戴自已.自称监国于桂林。靖江王曾派孙金鼎劝瞿式耜主持拥立,遭其拒绝,便将瞿式耜囚禁。瞿式耜暗中派人联络丁魁楚、陈邦傅和杨国威的部下焦琏。丁魁楚等率兵以武力制止了靖江王谋立事件,击杀杨国威,擒获朱亨嘉。此事上奏隆武朝廷后,丁魁楚被封为平粤伯。
拥立桂王
隆武二年秋,唐王朱聿键在福建汀州被清军俘杀,隆武小朝廷败亡。在广西主持抗清事务的瞿式耜打算拥立桂王朱由榔,征求丁魁楚的意见。丁以唐王死无确信,态度迟疑,且以桂王“无兵无饷”相诘难。待到隆武旧臣相继到达广东,隆武帝的死讯已确凿无疑,丁魁楚又“以广城诸绅无至者”为由,不敢定议。由于丁魁楚总制两广,“带甲五岭”,拥有实力,所以是建立新的南明政权的不可缺少的支柱。瞿式耜以“同仇恢复”和“立贤立亲”为由提出拥立桂王朱由榔的建议,并对丁魁楚明确指出:拥立朱由榔,关键靠丁魁楚和瞿式耜本人。后来,隆武朝臣何吾驺自闽返粤致书丁魁楚,再次证实了隆武帝死难的消息。丁魁楚同意了瞿式耜的倡议,与吕大器、瞿式耜、李永茂等拥立桂王朱由榔。十月,桂王监国于肇庆,十一月十八日在此地称帝,以府署为行宫,永历元年。南明史上的最后一个小朝廷就这样诞生了。
丁魁楚由于两广总督的地位和拥立之功,被永历政权任命为首辅。实际上,他是凭借自身在两广的实力和基础获得这些“殊荣”的。那时,宦官王坤从福建而来,因为知晓宫中事务得到朱由榔的器重。王坤专横跋扈,擅改朝政,私定黜陟。而丁魁楚则与王坤相结纳,不去改进行政,剔除弊端。在与同僚的关系上,也以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为依归。大学士吕大器因与他争掌兵权丽不得,不辞而别。前大学士陈子壮得知朝中由丁魁楚秉政,也不接受永历帝对他的任命。臣僚之间因职位和偏见相互掣肘,一点也不团结。
在桂王监国肇庆之时,苏观生等人又在广州拥立隆武帝之弟称尊于广州。建元绍武。双方调解不成,便兵戎相见。隆武二年十一月末,永历政权方面派林佳鼎与苏观生的大将陈际泰战于三水,取得胜利。但争端并未了结。那时王化澄代替丁魁楚总督两广,懦弱而无决断。林佳鼎又代替王化澄于十二月初二日与苏观生所派大将林察,大战于海口,林察设诈大败林佳鼎。当时瞿式耜正在峡口地方争取义师的援助,倡议捐资助饷。他自捐五千金,希望丁魁楚捐资万金,或者数千金亦可。丁魁楚却“吝而不予”。
兵败身死
隆武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李成栋率领降清伪军攻入广州。瞿式耜主张立足肇庆,组织坚决的抵抗。但胆小的永历帝不听,匆匆西上梧州。丁魁楚也不主持抗清的战斗,唯以身家私财为虑,到了梧州。“竟不随扈”别走岑溪。丁魁楚的辎重繁多。原来他自从南雄回到肇庆后,就任命中军苏聘的岳父钟鸣远为岑溪令,日运财货到此作为退身之地。他一夜之间便派出侍女十七人,供为他出力的那些没有妻室的壮士享用。到了岑溪,又西上左江,舳舻相接。李成栋清军十八人追至,苏聘想杀死他们再走,丁魁楚却不允许,以此作为“偷生保货”的退路。他密派亲信携带金宝贿送李成栋,李成栋将计就计,许以两广总督的职位。丁魁楚大喜,于二月间由岑溪出降,李成栋表面上接受丁魁楚投降,却暗地设计诱杀丁魁楚,清副将杜永和把他押回广东半路上杀死。“籍其家口数百人,凡男子少长悉斩之。”丁魁楚曾哀求免杀其一子。李成栋讥讽道,“汝身且莫保,尚求活人耶!”全部予以杀死。丁魁楚40年的积蓄,全部为李成栋所据有。后来有人见到丁魁楚一个年幼孙子为李成栋部将罗成耀收养,问他姓什么,若回答姓丁,立即遭到一顿毒打。丁魁楚死时船中所存精金八十余万,珍珠金宝番货十倍以上,都是三年间在广东横取得来。
丁魁楚任事两广期间,正值清军一统宇内的步伐日益加快,南明控制区日渐萎缩之际。他先是不积极进行抗清准备,后来大敌当前,作为永历政权的秉政之臣,又以职位相争,因循苟且,“弃君营私”,不致力于抗清复明的大业。清军未至,苟安一隅,清军既至,剃发迎降。丁魁楚的故事
丁魁楚十二岁那年,到县城参加童子试。这天,天上布满了乌云,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地上满是泥泞。他手里打着伞,脚上穿着钉底靴,走进县衙大院。恰巧被站在走廊下的试官肖其贤看见了。肖见是丁魁楚,知道他才思敏捷,便顺口吟道:“丁相公,穿钉靴,丁钉入地。”魁楚抬头望去,见是试官,便应声答对:“朱天子,戴珠冠,朱珠朝天。”试官见状,深知他志气不小,十分惊异。于是又指着县衙后院一座叫韩公楼的高楼,叫他作一首诗。魁楚略加思索,遂高声吟道:“韩公楼,楼最好。气象巍巍镇云表。仰观星斗灿,俯视乾坤小。试看万里动风色,聊将一笑登烟皋。”试官看他天分很高,不由满面笑容,表示佩服。这次考试,丁魁楚考取第一。李成栋玩丁魁楚妻女
当夜,丁魁楚正做统管两广的美梦,忽然被兵士叫醒,让他下船入李成栋营帐议事。老东西匆忙赶入帅帐,见李成栋端坐居正,两旁士兵个个立目横眉,刀剑出鞘,大学士知道事情有变,忙双膝下跪,叩头不止:“望大帅只杀我一人,饶过我妻儿。”
李成栋一笑,问:“您想我饶你儿子一死吗?”一挥手,身边卫士上前一刀就把丁魁楚仅有的一子脑袋砍下,放置于他的面前。哀嚎未久,兵士拎起这位老谋深算的“老知识分子”,一刀结果性命。接着,李成栋尽杀丁魁楚一家男丁,并把他一妻四妾三媳二女均脱光剥净,押入自己帐中待来日慢慢享用。同时,老匹夫四十艘大船所载的八十四万两黄金和珍宝奇物尽归李成栋所有。仅这黄金一项,如果老贼拿此饷军招买人马,就足以抵挡清军两年三载。历史评价
温睿临:“以区区之粤,而柄国者宝赂如是,不以之佐国用,而以之资敌,且抢扰之秘,而弃君营私,其杀身夷家,不亦宜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