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春泥更护花,国民党把控国会与宋教仁遇刺

图片 2

主张变法、改图,一生爱国不论升贬,曾与林则徐一同禁烟,被人誉为三百年来第一流,龚自珍的魅力我想远远不是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化作春泥更护花可以概括得了的,他远比这首诗来的要更令人敬佩,更令人想要为他鼓掌。

孙中山在《临时约法》里给袁世凯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责任内阁。
然而袁世凯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内阁总理嘛,还不是自己指挥的一条狗?自己兵权政权在手,难道你还能翻了天去?不行就换一个!
事实证明袁世凯是对的,首任内阁总理唐绍仪表示自己要履行责任,果断被袁世凯教了做人;内阁前后折腾了几次,最后换了个听话的赵秉钧上任做了内阁总理,所谓的责任内阁自然变成了一纸空谈。于是在袁世凯的指挥下,大家今天削弱南方兵权,明天提议军民分治,把南方的革命党逼得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偏偏人家这提议全都大义凛然,这就很难搞了。最后被逼急了的黄兴干脆主动放弃了南京留守之职。革命党人手里本来就不多的枪杆子,这下又少了。
不过革命党人表示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咱们这是什么?这是民国啊!只要咱们在大选中获胜,顺利组阁,那不一样掌权么!
在这种思想的鼓舞下,以同盟会为基础组建的国民党在国会大选中所向披靡。而改组了国民党,一直忙于政党活动的宋教仁同学则俨然成为了未来的内阁总理。于是宋教仁开始飘了
我们此时,虽然没有掌握着军权和治权,但是我们的党是站在民众方面的。中华民国政权属于人民,我们可以自信,如若遵照总理孙先生指示的主义和方向切实进行,一定能够取得人民的信赖。民众信赖我们,政治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宋教仁集·下·第456页
袁世凯觉得很自己有点忧郁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做了大总统,又第一次把孙中山这些人都哄骗到了北京,做足了戏份让他们相信自己是个值得托付的政治家,又花了大钱请梁启超这些人组了一个进步党来给国民党打擂台。三件快乐的事情重合到一起,而这种快乐,难道不应该带给我更多的快乐么!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孙中山:雄才大略、当世无可与代之人!——大中华民国史·165页
项城月馈三千元,已受之……党成后项城许助我二十万,然吾计非五十万不办,他日再与交涉也。——梁启超·梁启超年谱长编·658页
然而不管袁世凯怎么不高兴,血淋淋的事实都摆在了他的面前:国会选举的结果是国民党在众议院的596席中占到了269席;参议院的274席中占到了123席。国民党组阁已成定局,而宋教仁进京之后,必然要与袁世凯斗争到底。
没招了,弄死他吧!图片 1

大清经过了最后的垂死挣扎,终于寿终正寝了。
可这大清虽然亡了,然而袁世凯却还是没能如愿当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大总统。不过大家不要误会,这并非是因为革命党人不讲信用——实际上革命党人很守信,他们表示既然大清已亡,那袁公还请您早日南下,以便就职。
袁世凯表示南下是不可能南下的,这辈子不可能南下的。放弃做大总统又不会放,就是在北京继续抓着兵权搞独裁这种,才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进北洋感觉就像回家一样,里面个个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在里面的!
世凯极愿南行,畅聆大教,共谋进行之法,只因北方秩序不易维持,军旅如林,须加布置。而东北人心,未尽一致,稍有动摇,牵涉全国,诸君皆能洞鉴时局,必须谅此苦衷。
孙中山表示你不来没事,反正我离职咨文中写的清楚,中华民国定都南京,你啥时候来我啥时候走。你一天不来我一天不走,一辈子不来我一辈子不走,看咱俩谁先动……
袁世凯表示我不动,有招你想去吧!不过明面上他当然不能这么说,他对外的说法,是北京基础设施完备、又是传统政治中心,比南京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还有啊,洋大人们的使馆都在北京,蒙古跟北方各省也还没完全平定下来,你非让我去南京,考虑过这些人的想法没有?
考虑到袁世凯在当时中国的声势不做第二人想,因此这个说法一经提出,立刻得到了社会名流、各国大使乃至广大媒体的一致认可:这话没毛病啊!
金陵南服偏倚之区,备有五害,岂可以为首善之区哉!谋国事者,当规度利弊,顾瞻会势,而不可以意气争也!——章太炎、张謇等人致南京参议院论建都书
孙中山表示行,造势?我也会!蔡元培宋教仁,你们去北京恭迎袁大总统进京!看袁世凯到底来不来!
那么袁世凯来不来呢?
袁世凯表示我当然是愿意来的啊!哎哟,你们竟然还派人来接我,真是让我不好意思……那什么,欢迎!赶紧欢迎!
1912年2月27日,宋教仁等人抵达北京。一下火车,这帮人就吓了一跳——北京城那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袁世凯热情洋溢的表示自己已经规划了南下路线,咱们收拾收拾,即刻启程!
迎袁专使们觉得自己经历的这一切恍如梦幻——自己一来袁世凯就答应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顺利的差事么?得嘞,咱们好好休息一下,准备出发吧!
结果这一休息,出事了。
2月29日晚,北洋第三镇忽然哗变,用大炮轰开了北京程门,进城大肆纵火劫掠,甚至闯入迎袁专使下榻处舞刀弄枪。蔡元培这些人哪见过这个,吓得是两股战战几欲先走。而各国驻军一看这哪成啊!马上以维持秩序的名义纷纷出动,一时间北方战云密布,眼瞅着就是一场大乱。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