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勒玛科斯离开斯巴达,奥德修斯和拉厄耳忒斯

帕拉斯雅典娜飞到斯巴达,在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宫殿里找到了从皮洛斯和伊塔刻来的两个青年。他们已经躺下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珀西斯特拉托斯正在酣睡。忒勒玛科斯却彻夜难眠,他在想念他的父亲。突然,他看到宙斯的女儿站在自己的床前。“忒勒玛科斯,”女神对他说,“你不能再远离故乡了,要知道,求婚人正在你的宫殿里整日挥霍你的财产。你必须辞别国王墨涅拉俄斯,赶快回伊塔刻去。否则,你的母亲就会被迫和求婚人结婚了。她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正在劝她嫁给欧律玛科斯。欧律玛科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比别人献出更多的礼品,而且,还答应在结婚时授予妻子更多的财富。你赶紧回去吧!不过要记住:求婚人埋伏在伊塔刻和萨墨岛之间的海峡上,他们想要杀害你。你必须绕道而行,并且只在黑夜里航行,神衹会给你送上顺风。你到达伊塔刻岛时,让你的同伴们赶快进城,而你则去寻找看管猪群的牧人欧迈俄斯,并在他那儿待到天明,然后派人告诉你的母亲珀涅罗珀,说你已经平安地回来了!”

奥德修斯躺在草地上熟睡,这时他的保护女神雅典娜正在着手为他安排。女神赶到舍利亚岛,在岛上淮阿喀亚人建了一座城市。女神走进贤明的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宫殿,来到国王的女儿瑙西卡的内室。瑙西卡生得美丽、端庄,如同一个漂亮的女神。她睡在宽敞而又明亮的卧室里,门外有两个侍女看守。雅典娜如清风似的走到姑娘的床前。她变形为姑娘的侍女,出现在姑娘的梦中,对她说:“你这个懒姑娘,你的母亲会笑话你的,你的美丽的衣服还放在橱里没有洗净呢,如果你明天和人订婚了,你怎么办呢?你将没有一件干净的衣服穿。起来,快去洗衣服。我陪你去,帮你一起洗,让你尽快把衣服洗完。”

第二天清晨,奥德修斯作好了出门的准备。他对珀涅罗珀说:“我们两人已经饮完人生的苦酒,现在,我们阔别重逢,并重新成了宫殿的主人。你应该照看好宫中的财产。我现在必须到乡下去,看看我的父亲。求婚人被杀的消息迟早会传出去,因此我劝你,最好跟女仆们暂时避开,免得好奇的人向你打听。”
说着,奥德修斯背上利剑,并唤醒忒勒玛科斯和两个牧人,他们三人也带上武器。日出时分,奥德修斯和他们一起穿过街道,走出城去。帕拉斯;雅典娜降下一层浓雾,遮住他们。
一路上,谁也没有看见他们。
不一会,他们来到年老的拉厄耳忒斯的美丽的庄园。这是他买来扩充祖业的第一座田庄。庄园的中心是一排住宅,周围是厨房、马厩、仓库和耕种田地的长工们的住房。一个年老的西西里女仆在这块寂寞的乡下为主人料理杂务。奥德修斯来到门口,转身对跟随而来的人说:“你们先进去,杀一口肥猪,准备好午餐。我先到田里去,或许我的父亲在那里耕作。我要看看他能不能认出我来。我会马上和他回来的,然后我们再欢欢喜喜地用餐。”
说着,他向田地走去,先到了果园,在这里他没有看到一个园丁。他们都下地去砍伐树木了,准备建围篱。奥德修斯只看到他的老父亲在整修葡萄藤。老人看上去像个长工一样,身上穿了一件满是补丁的肮脏的粗布衣服,腿上打着一副皮套,手上带着手套,头上戴着一顶羊皮帽。奥德修斯看到父亲这副寒酸的样子,心里很痛苦。他真想扑上去拥抱父亲,吻他的脸颊。但他担心父亲会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欢乐,因此,他决定让父亲先有一点心理准备。他走到父亲面前,小心地试探说:“老人家,你看来很精通园艺。葡萄、橄榄、无花果、梨树、苹果树都照料得很好;花畦和菜畦也料理得好极了。只是有一点你忽视了,请恕我直言,千万别生气:你好像没有受到很好的照顾,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而且很肮脏!你的主人不该这样亏待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你为谁在料理果园?刚才我遇到一个人,他告诉我,这里就是伊塔刻。这难道是真的吗?不过,刚才那个人非常不友好。我向他打听我的一个朋友是否还在这里时,他爱理不理的,没有回答我。我以前在国内招待过一个贵宾,他是伊塔刻人,并告诉我,他是拉厄耳忒斯国王的儿子。临别时,我送给他许多珍贵的礼物!”
奥德修斯善于编造故事。拉厄耳忒斯听了抬起头来,含着泪说:“善良的外乡人,你的确来到了你想寻找的国家。不过这里也住着许多卑鄙而傲慢的人,他们贪得无厌,你即使用多少礼物送给他们,也难以满足他们的欲望。你所要寻找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如果你真能在伊塔刻见到他,他将会怎样盛情报答你对他的好意啊!但请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招待这个客人的?唉,他是我的儿子,他现在像石头一样,沉在海里了。哦,我忘了问你,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的船停在哪里,你的同伴呢?”
“尊敬的老人,”奥德修斯回答说,“让我告诉你吧,我是厄珀里托斯,是阿吕巴斯的阿菲达斯的儿子。一场风暴将我的船从西卡尼亚刮到你们的海岸,它现在停在离城不远的地方。你的儿子奥德修斯离开我的家乡已有五年了。他临走时非常高兴,并有飞鸟预示了一种吉兆。我们彼此都希望常常见面,互赠珍贵的礼物。”
年迈的拉厄耳忒斯突然感到眼前发黑。他用双手抓了一把黑土,洒在他的白发上,并大声悲泣起来。奥德修斯心痛欲裂,猛地朝父亲冲上去,拥抱他,吻着他,并大声说:“父亲,我就是你所打听的人!过了二十年我终于回到了家乡。擦干你的眼泪吧,一切痛苦都已经过去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求婚人都被我杀死了。我是奥德修斯!”
拉厄耳忒斯吃惊地注视着他,终于忍不住地喊道:“如果你真是奥德修斯,如果你真是我的儿子,就请露出一个明显的证据,使我可以相信。”
奥德修斯说:“亲爱的父亲,请你看看这块伤疤吧,这是一头野猪给我留下的伤痕。此外,还有一个证据:我想把你以前给我的树木指给你看。当我童年时,你带我去果园,我们走在果树之间,你指着各种果树,告诉我它们是什么树。最后,你送给我十三棵梨树,十棵苹果树、四十棵无花果树和五十株葡萄藤。”
老人完全相信了,一下倒在儿子的怀里,晕了过去。奥德修斯用强壮的手臂紧紧抱住父亲。当他恢复知觉后,大声呼叫:“啊,宙斯和诸位神衹啊,你们还在保护我们,使那些求婚人受到应得的惩罚!可是,我的儿子,你刚回来,我又得为你担心了。你把伊塔刻和附近海岛上的许多贵族的儿子都杀了,整个城市和邻近地区的人都会联合起来反对你啊。”
“亲爱的父亲,请放心吧!”奥德修斯安慰他说,“你不必为此担心,带我回你的屋子里去吧。忒勒玛科斯、牧牛人和牧猪人都在那里,他们已经准备了午餐。”
他们回到屋子里,看见忒勒玛科斯和两个牧人正在切肉斟酒。拉厄耳忒斯先由老仆人伺候沐浴,涂抹香膏,然后穿上华丽的长袍。在他穿衣时,女神帕拉斯;雅典娜悄悄地走近他,使他挺直了腰,变得高大而威严。他走出来后,奥德修斯看到他,惊讶不已。最后,他们欢乐地坐在一起,共进午餐。

女神说完话就消失了。忒勒玛科斯立刻唤醒珀西斯特拉托斯,对他说:
“快起来,套上车,让我们出发回去吧!”“怎么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睡眼惺忪地问,“现在深更半夜,等到天亮再出发吧。说不定国王墨涅拉俄斯在告别时会送给我们许多厚礼呢。”

姑娘突然醒来,急忙起了床,走到父母那里。她的母亲正和女仆们坐在炉子前纺织紫线,国王却在门口遇到了女儿。瑙西卡抓住父亲的手,撒娇地说:“亲爱的父亲,叫人给我准备一辆马车吧,让我到河边去洗衣服,我把你和我的兄弟们的衣服都带去洗。”

他们正在商量出发的事,不觉天已亮了。墨涅拉俄斯起来得比两个青年更早。忒勒玛科斯看到国王正在大厅里走动,便马上穿起紧身衣,披上披风,走了过来。他请求国王允许他当天回乡。墨涅拉俄斯友好地回答说:“亲爱的客人,如果你回乡心切,我自然不便留你。

姑娘羞于说到自己订婚的事,所以只好这么说。她的父亲知道女儿的心事,微笑着说:“去吧,我的孩子,我命仆人为你套车!”瑙西卡从房里取出衣服,放在马车上。母亲把甜酒给她装在皮袋内,又给她送上面包和别的食品。她还给女儿一瓶香膏,让女儿和女仆们沐浴后可以搽抹身体。瑙西卡亲自执缰挥鞭,架着马车来到河边。她们卸下马,让马儿在草地上吃草,然后拿起衣服在专供洗衣的小沟里洗濯。沟里注满了河水。姑娘们将衣服搓洗并捶击干净,在清水里过了一下,然后把衣服一件件晾在被河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河岸上。洗完衣服,她们在清水里沐浴,涂上香膏,愉快地吃着带来的食品。大家在草地上尽情地戏耍,等待衣服在阳光下晒干。

请略等片刻,让我将送给你的礼物装上你们的马车。另外,我吩咐女仆为你们准备早餐。”

姑娘们快乐地抛着球,享受着美好的时光。瑙西卡一边抛球,一边唱歌,大家跟着她一起唱了起来。这时,瑙西卡向她的女伴掷去一球。隐身在一旁的女神雅典娜把球引向河水的急流中。姑娘们一阵喧闹,把睡在橄榄树下的奥德修斯惊醒了。他欠起身,心想:我在什么地方?我刚才确确实实听到了姑娘们欢乐的笑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