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斯受讥讽,莱斯特律戈涅斯人

太阳落进了大海,一阵大风把我们送到世界的尽头——奇墨里埃人的海岸。这里终年浓雾,是阳光永远也照不到的地方。我们按照喀耳刻的吩咐,来到两条黑河的汇合处的山岩前。然后,我们献祭。当羊血刚从切开的喉咙里流入我们掘开的土坑时,死者的幽魂就从岩缝里涌出来,男女老少都有,还有许多战死的英雄们,带着伤口,披着血染的战袍。他们成群结队,大声呻吟,在祭供的土坑上面飘荡。我非常惊恐,但很快我便依照喀耳刻的吩咐命令同伴们焚烧祭羊,并祈求神衹保护。我抽出宝剑,把幽灵赶开,在提瑞西阿斯的灵魂出现之前,不让他们舐食羊血。

求婚人放肆地欢宴直到黄昏。天渐渐黑了下来,女佣们在厅堂里摆了三个火盆,里面放了松木,点燃后供照明用。奥德修斯看到他们正在煽火,凑过去对她们说:“女佣们,你们应该上楼去陪伴仁慈的王后。大厅里点火照明的事交给我来办吧!
即使求婚人欢宴到天明,我也不会累倒的!”
女佣们相互看了一眼,高声笑了起来。最后,一个漂亮而年轻的女仆梅兰托嘲弄地说:“可怜的乞丐啊,你不去找个地方过夜,却在这里对我们指手划脚,你不该待在这里,这里都是高贵的人。你是喝醉了,还是发疯了?瞧你战胜了伊洛斯高兴的那副样子!你还是小心点,别让一个有力气的人把你打得口吐鲜血,然后被他拖出去。”梅兰托是由珀涅罗珀亲手抚养长大的,如同她的亲生女儿一般,现在却已成了求婚人欧律玛科斯的情妇。
“你这无耻的小母狗,”奥德修斯怒气冲冲地说,“我将把你说的这些话告诉忒勒玛科斯,他将严厉处罚你。”女佣们听了都畏惧地退了下去。奥德修斯坐在火盆边煽火,心里想着报仇的计划。雅典娜鼓动求婚人继续嘲讽他。欧律玛科斯对他的同伴们说:“这个人也许是神衹给我们送来照明的火炬。你们瞧他的头顶光秃秃的,连一根头发也没有,不是像火炬一样明亮吗?”他的话引起了哄堂大笑。他又转过身对奥德修斯说:“听着,伙计!给我当仆人怎么样?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挨饿了。
“可是,我觉得你好像宁愿行乞也不愿干活。”
“欧律玛科斯,”奥德修斯以坚定的声音回答说,“但愿现在是春天,我可以和你下地,比赛割草。那样就能看出谁更能吃苦耐劳了!也许你更愿在战争中和我比试比试,看看我是怎样一个人。那样你就不敢再嘲笑我了。你以为你是高大而强壮的人,这是因为你还没有碰到强手的缘故。等着吧,如果奥德修斯真的回来了,你会尝到厉害的。”
欧律玛科斯勃然大怒。“混蛋,”他大声叫道,“我现在就叫你尝尝我的厉害。”说着,他抓起一张矮凳朝奥德修斯掷了过去。奥德修斯弯腰躲过,结果矮凳从他的头顶飞过,砸在后面端酒侍者的手上,酒壶丁当一声掉在地上。
求婚人都责骂这个外乡人破坏了他们的欢乐情绪。最后,忒勒玛科斯有礼却又坚定地要求他们回去休息。这对安菲诺摩斯站起来说:“忒勒玛科斯说得有理。朋友们,让我们斟满金杯,举行灌礼,然后各自回去就寝。”

后来,我们来到希波忒斯的儿子埃洛斯居住的海岛。他是神衹的好友。这座岛像是浮在海上一样,周围铜墙环绕,砌在陆地边缘的陡峭的山岩上。埃洛斯在岛上建造了一座宫殿。

但这时我的朋友埃尔朋诺尔的幽灵却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的遗体还躺在喀耳刻的宫殿里没有安葬。他含着泪水向我悲诉他的厄运,请我回到埃埃厄岛的时候将他隆重埋葬。我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们就这样伤心地坐着交谈,一边是埃尔朋诺耳的幽灵,一边是手握宝剑,不让幽灵舐食祭品鲜血的我。不一会,我的母亲安提克勒亚的灵魂也来到我的面前。当年我出发远征特洛伊时,她还健在。看到她时,我不由得失声痛哭。可是我仍然守护着祭品,不让她走近舐血。

他有六个儿子,六个女儿,每天和妻子儿女饮宴作乐。这位好心的国王招待我们在岛上住了足足一个月。他饶有兴趣地向我们打听关于特洛伊城、希腊英雄和他们返乡的情况。我详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最后,我恳请他帮助我们回国,他也一口答应了,并赠给我鼓鼓的皮袋。这是用九岁老牛皮制成的,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风,都是可以吹遍世界的大风,因为宙斯让他掌管各类风,他有权叫风儿吹起,或停息。他亲自用银绳把风袋捆在我们的船上,把袋口扎紧,不让一点儿风漏出来。但是他没有把所有的风都装进去,当我们出发时,西风轻轻吹起船帆,送我们回乡。如果不是我们的冒失和愚蠢,我们本可平安地回家的。

提瑞西阿斯的灵魂终于出现了,右手拄着一根金杖,他立刻认出了我,对我说:“尊贵的拉厄耳忒斯的儿子,你怎么离开了阳间,来到了令人恐怖的阴间?请把宝剑从土坑上移开,让我喝一口祭供的鲜血,然后我告诉你未来的事情。”听到这话,我往后退了一步,把剑推入剑鞘。他俯下身,舐着黑色的羊血,然后说道:“奥德修斯,你希望我告诉你回归祖国的可喜消息。可是有一个神衹在阻拦你,你不能逃脱他的手掌。这是海神波塞冬。你曾经深深地得罪过他,把他的儿子波吕斐摩斯的眼睛戳瞎。因此,你的归程不会平安。但你不必失望,最后你仍能回到故土。你首先在特里纳喀亚岛登陆。如果你不动太阳神养在那里的圣牛和圣羊,你就能平安回家。如果你伤害它们,你的船和你的朋友就会遭殃。即使你一个人侥幸逃出,也要孤独可怜地过上许多年才能由外乡人的海船载回故乡。你回家后,仍然悲愁和烦恼,因为骄横的男人在挥霍你的财产,向你的妻子珀涅罗珀求婚。你将用计谋或武力杀掉他们。不久,你又得漂流,来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不知道大海,不知道船只,也不知道在食物中放盐调味。在那个遥远的国家里,有人会奇怪地问你为什么在肩上扛一把木铲。这时,你就把船桨插在地上,并向海神波塞冬献祭,请求海神谅解。你把航海知识传给异国的民族,这时海神将会息怒。然后,你重新回家。你的王国从此繁荣昌盛,你也可以活到老年,在一个离开大海很远的地方离开世间。”

我们在海上航行了九天九夜。到了第十天的晚上,我们已经来到家乡伊塔刻岛的附近,连岛上燃烧着的烽火也看得清清楚楚。偏偏在这时,我由于连日劳累,不禁睡着了。乘我睡着时,我的同伴们纷纷猜测埃洛斯国王送给我的皮袋内装着什么礼物。他们一致认为袋里一定是金银珠宝。一个心怀妒嫉的人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奥德修斯无论到哪里都受到重视和尊敬!看看他一个人从特洛伊带回多少战利品啊!可我们呢,我们一样冒险和吃苦,却落得两手空空。埃洛斯这次又送给他满满一口袋金银财宝。怎么样,让我们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其他人听了他的建议都赞成。他们刚解开袋口,所有的风都呼啸而出,将我们的船又吹进波浪汹涌的大海上。

这就是他对我的预言。我感谢他,并问:“瞧,我的母亲的幽灵坐在那里,可是她默默无言,也不看我一眼。请告诉我,我该怎样使她认出自己的儿子呢?”

我被风声惊醒。当我看到我们遭到的不幸时,恨不得跳进海里,让波浪把我埋葬。可是我平静下来,决定逆来顺受。肆虐的大风又把我们送回埃洛斯的海岛。我让同伴们留在船上,只带了一个朋友和一个使者去国王的宫殿。国王和妻子儿女们正在用午餐。他们看到我们又回来了,感到很惊异。当他听说了我们转回来的原因时,管理风的埃洛斯生气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说:“真是可恶的人,神衹会惩罚你的!滚出去!”他把我赶了出去。我们悲伤地回到船上继续航行。我们在海上漂泊了七天,仍然没有看见陆地的影子,都感到绝望了。